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守护莫高窟半生,与丈夫分居19年,敦煌女儿樊锦诗:只为一个嘱托

时间:2023-06-23 17:42:10 | 浏览:91

1963年,北大刚宣布完考古专业的分配名单,一个学生家长嚎啕大哭:“我只有一个儿子,你们怎么能把他分配到敦煌?”当年,一起被分到“把人吓哭”的敦煌工作的,还有个瘦小的女生樊锦诗。樊锦诗也不想去莫高窟,可为了老师的嘱托,她决心前往。临行前,她

1963年,北大刚宣布完考古专业的分配名单,一个学生家长嚎啕大哭:“我只有一个儿子,你们怎么能把他分配到敦煌?”

当年,一起被分到“把人吓哭”的敦煌工作的,还有个瘦小的女生樊锦诗。

樊锦诗也不想去莫高窟,可为了老师的嘱托,她决心前往。

临行前,她和男友约定三年后就去武汉团聚。

没成想,自此她却守了莫高窟大半个世纪。

从青丝到白发,樊锦诗为何能一直坚守?她又为什么被称作敦煌女儿?

1938年,樊锦诗生于北平。但长在上海的她,更像个地道的上海姑娘。

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父亲希望她今后饱读诗书,所以以“诗”命名。

樊锦诗也不负“父”望,虽自小体弱多病,成绩却一直不错。还特别喜欢看书。

中学时,樊锦诗读到过一篇关于莫高窟的课文。课文里说莫高窟有几百个洞窟。洞窟里面有精美的彩塑,还有壁画,是一座辉煌灿烂的艺术殿堂。

樊锦诗对此印象很深,特别是1958年她考上北大考古专业之后,总是想尽办法搜集和莫高窟相关的一切。

大学毕业前一年,樊锦诗还主动要求去莫高窟实习,然而她没想到的是,理想和现实之间,隔着漫天的黄沙。

刚到敦煌,鲜花般的上海姑娘樊锦诗就被风沙吹得灰头土脸。等她用香皂洗完头,头发上却留了一层洗不掉的白碱,黏糊糊地让人难受。

研究所里的前辈还告诉她,即便是这样又苦又涩的碱水,也得省着用。这是长在南方的她难以想象的事情。

不光缺水,这里食物也十分匮乏。蔬菜除了白菜、土豆就是萝卜,嘴馋时樊锦诗就盯着邻居树上的水果,却总也不敢去“偷”点解馋。

研究所种的水果成熟时,樊锦诗终于分得了一份,刚拿到手的那天晚上,她就一口气全吃光了。

时隔多年后,樊锦诗还感叹:“此生吃过很多水果,那晚的水果却是最好吃的。”

对樊锦诗来说,物资匮乏倒还可以将就,可怕的是那里的气候。不但干燥,温差还大,不服水土的樊锦诗几乎每天都失眠。

没过多久,樊锦诗就病倒了,身体虚弱到连走路都困难,老师怕她出事,急忙安排她回了北大。而当时距离实习期满还有三个月。

从此,樊锦诗提起敦煌就心有余悸。毕业分配时,一听说自己要去敦煌工作,樊锦诗又如何能欢喜得起来?

而且,当时樊锦诗已打算结婚,男友彭金章被分配到武汉大学教书。

樊锦诗知道两地分居意味着什么。

正当她踌躇间,北大考古教研室主任苏秉琦先生的一番话,让她下定决心去往敦煌。

苏秉琦先生郑重地对她说:“我要感谢你,你这次去敦煌,是要编写考古报告的,这考古界的二十四史,就交给你了。”

在当时,学术界有一种说法叫:“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外国。”

近代以来,敦煌莫高窟不断遭到劫掠,仅1900年,藏经洞的文献就被英国人斯坦因拉走了十几车。

这些涵盖天文地理、习俗宗教、医学术疏、经济军事等的文献就如一部中国古代的百科全书,而精华部分却早已经流落到日本、俄国、英国、美国……

敦煌的风雨历程成了几代学者的心头痛,而让敦煌学回到中国,也成为几代学者们最大的愿望。

听到恩师如此重托,樊锦诗眼窝发热,顿时觉得自己重任在肩。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竭尽全力,用3-4年完成老师的嘱托。

临别时,男友彭金章轻声说:“我等你!”樊锦诗哽咽着安慰他:“很快,至多3、4年。”

然而,樊锦诗却失约了,他们足足分离了19年,才得已团聚。

樊锦诗到的时候,敦煌的风沙一如记忆中那般凛冽。而她的住处竟是一处破庙。

有一天,她想要去远处的土厕解手,刚一出门就看见一双绿眼睛,吓得她汗毛倒竖。

当时她第一反应便是,遇到了狼!

樊锦诗忙转身回来,插紧门心惊胆战地过了一夜后,才发现那“狼”其实是头驴。

这样的“笑话”却让樊锦诗笑不出来,反而感觉深深地悲凉。

为了不思念上海的生活,樊锦诗不敢照镜子,尽量不去想外面的一切。

可每到夜深人静时,樊锦诗都特别孤独:“我常常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把我给忘了,老彭也把我忘了。”

1967年,当初的恋人彭金章,已成了丈夫“老彭”,而婚后,他们一个在武汉,一个在敦煌,隔着天南海北。

有第一个孩子时,樊锦诗与彭金章达成一致,准备临产时去医疗条件较好的武汉待产。

然而,迟迟请不到假的樊锦诗却不得不独自在敦煌生产。

好心的医生见她没有家人陪伴,给她出主意,说:“你快给你爱人发电报,说你生了个男娃娃。”

樊锦诗却苦笑道:“就算是个金娃娃他也赶不来。”

与此同时,她的丈夫彭金章正挑着两个筐子焦急地等火车。筐里放着早已准备好的营养品,以及孩子的衣服。

等他满头大汗地出现在病房门口,在惶恐中等了多日的樊锦诗顿时大哭失声。

彭金章看着虚弱的妻子,以及还没有衣服穿的儿子,也心疼得直抹眼泪。

之后,老彭又是炖鸡汤又是给孩子冲奶粉,体贴地照顾妻儿。

有丈夫的照顾,樊锦诗度过了一段温馨的日子。

可月子还没过完,老彭的假期已到,两夫妻又不得不再次分离。

他们在信中相约一定要尽快把工作调在一起,结束这种分居生活,可直到第2个儿子五岁时,他们的愿望还没有实现,一直过着牛郎织女般的生活。

因为工作忙碌,樊锦诗没空管孩子。两个儿子不得不先后送到武汉,由彭金章照顾。

樊锦诗曾说:“我的心被撕扯成两半,一边是莫高窟,一边是老彭和孩子。”

1983年,《光明日报》的记者在采访樊锦诗时,无意间发现了她儿子的来信,信上说:“这次英语考试不及格,我很惭愧,也很着急。爸爸带学生考古去了,我好想念您,您什么时候回来啊?”

得知樊锦诗因为工作十几年来顾不上孩子和爱人,该记者很是感慨,特意写下了《敦煌的女儿》这样的报道。

其实,即便是备受赞誉,樊锦诗却不止一次想过要调离敦煌,去武汉好好照顾家人。

可樊锦诗的工作对莫高窟很重要,敦煌研究所不舍得放人;而彭金章在武大创建了一门考古专业,责任重大,武大更舍不得放人。

双方单位拉锯般争了多年,直到1986年时,甘肃有关部门特意派人去和武汉大学协调,武汉大学才松口表示此事交给彭金章个人决定。

不忍心看着妻子为难,年近50岁的彭金章,主动放弃了自己钻研已久的商周考古课题,到敦煌重新开始。

这对一个考古学者来说,是很难的抉择。为此,樊锦诗曾无数次对人说:“我不是个好母亲,更不是个好妻子。”

可于敦煌来说,樊锦诗却是个很好的守护者。

1984年,樊锦诗被任命为敦煌文物研究所副所长。

一次,负责档案编制工作的她,在查阅资料时,发现了一张法国人于1908年时拍下的《敦煌图录》。

对比同样的洞窟和同种文物的照片,樊锦诗发现,短短几十年间,许多壁画已经慢慢退化或者模糊。

“壁画在退化,壁画在退化……”这句话像魔咒般挥之不去。如何尽可能保护这些文物,成了萦绕在樊锦诗心头的一件大事。

苍天不负有心人,1989年时,樊锦诗终于等来了转机。

那年,樊锦诗去北京出差,无意间看见有人在用电脑。电脑上的图片色彩缤纷,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当得知图像数字化后可以储存,樊锦诗激动不已,当即开始筹划用计算机保存莫高窟档案。

但当时的计算机价格昂贵,中科院一台640K的处理电脑就卖到6480元,何况是大规模采购计算机,敦煌研究所根本拿不出来这笔巨款。

几经考虑后,樊锦诗硬着头皮找到甘肃科委。谁知,一番恳切交谈后,本不富裕的甘肃科委被深深打动,爽快下拨了30万,让他们用来研制敦煌石窟数字档案。

经过考古人员们的努力,洞窟、壁画、彩塑以及散落在世界各处的文献,先后用计算机汇集在一起,成了一个个永久保存的电子档案。

而与此同时,另一个问题又接踵而至。

上世纪90年代,来敦煌莫高窟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光2001年,游客就超过了30万人次,且人数还在连年攀升。

有的游客大老远跑来看石窟,一出洞窟就感叹:“灰突突地有什么好看的?!”但即便是这样匆匆的一次参观,都会让莫高窟的微生态发生改变,使保护工作变得更加棘手。

为此,樊锦诗吃不下睡不着,不停地向有关部门写信建议停止莫高窟参观。

此举,引来了许多人不满:“要钱要支持时想到地方了,需要为地方做出贡献时,只知道死守着文物。”

樊锦诗也有过委屈,可转念想文物只有与时代相联系,才能增添活力,而如今的技术手段或可以解决莫高窟面临的困境。

为此,她呼吁在敦煌莫高窟保护区外建一所虚拟场馆。

2014年,敦煌数展中心正式运行,借助先进的数字和多媒体技术,千年前的洞窟如活过来了一般,不但缓解了莫高窟的压力,还给游客带去了很好的体验。

而樊锦诗也因对莫高窟的坚守与贡献,获得许多奖项,不断受到表彰。

可樊锦诗却说:“我原来并不懂文物保护的,我更想去完成苏先生交待的考古报告。”

面对越来越多的赞誉,樊锦诗认为荣誉应该属于莫高窟人,还将奖金都捐给了敦煌研究院。

2011年时,樊锦诗交出了考古报告《敦煌石窟全集》的第一卷,距离受苏秉琦先生嘱托那年,已经过去了整整48年。

其实,做学问何尝不是樊锦诗的梦想?可多年来,她从事更多的是敦煌莫高窟的保护工作。

如今,彭金章先生已然辞世,而年过80的樊锦诗,又回到敦煌,为编撰敦煌考古的“二十四史”而努力。

在一代代敦煌学者的努力下,“敦煌学在外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坚守了敦煌几十年的樊锦诗终于完成了心愿。

敦煌莫高窟附近的宕泉河畔,长眠着许多为莫高窟做过贡献的学者。但樊锦诗却表示,这里不会再添新墓,包括她自己,因为“要保护敦煌莫高窟的整体风貌。”

活得通透的樊锦诗从不避讳生死:“我已经八十多岁了,总有一天会走的,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有来生,我还会选择敦煌,选择莫高窟。”

几十年来,樊锦诗对莫高窟,困顿时坚守,需要时守护,为此,她牺牲了与亲人的相守,延迟了自己想做的学术研究。

甚至连为生命做出的最后打算时,都在考虑不破坏敦煌的环境。

人生最好的年华在哪里,哪里便成为生命中不可割舍的部分,敦煌对于樊锦诗来说,便是如此,她已然成为了真正的“敦煌女儿”。

坚守,是个力重千钧的词汇。靠得是身体力行,更需要热血铸就,而最后,要用每分每秒的时间去一点一滴践行。

-END-

作者:蕉下观雨

编辑:青草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2016年贵州一局长被双规,录指纹时查出,他竟是18年前灭门案凶手

2015年,天津一家四口吃完饺子后3人离世,警察也差点中招

相关资讯

守护莫高窟半生,与丈夫分居19年,敦煌女儿樊锦诗:只为一个嘱托

1963年,北大刚宣布完考古专业的分配名单,一个学生家长嚎啕大哭:“我只有一个儿子,你们怎么能把他分配到敦煌?”当年,一起被分到“把人吓哭”的敦煌工作的,还有个瘦小的女生樊锦诗。樊锦诗也不想去莫高窟,可为了老师的嘱托,她决心前往。临行前,她

陶虹疑与徐峥婚变?两人早已分居两地,更多内幕被曝!

最近,一网友在英国偶遇陶虹母女的照片在网上热传。从照片可以看出,陶虹已不复少女年代的清新妩媚,虽然仍美丽动人,但已难掩岁月留下的印记。身着粉色套装的她略显疲态,与闪着青春活力的女儿形成鲜明对比。而在镜头面前,陶虹似乎有点局促,不如从前大方。

李亚男穿露脐装陪女儿骑车,俩女儿鼻子遗传王祖蓝,美貌遗传李亚男

近日,李亚男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自己陪两个女儿骑车春游的照片。38岁的李亚男气色很好,一身运动风的装扮,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快要奔四且生过两个孩子的人。两个女儿软萌可爱,还和妈妈穿的是亲子装。大女儿王天韵骑在一辆儿童自行车上,头发上别着一个可爱

旅游博主偷拍莫高窟遭举报?景区回应来了!为什么莫高窟洞窟内禁止拍照?

近日,一则旅游博主拍摄敦煌莫高窟内文物的视频, 引发关注。视频显示,在某旅游博主个人主页,有三个关于敦煌之行介绍的短视频,其中“敦煌之行(二)”视频的43秒到45秒疑似窟内拍摄画面。有网友很气愤,“说了无数遍洞窟内禁止拍照 ,你怎么还拍。”

谁让敦煌莫高窟“从0到1”? 高僧系列之乐僔:莫高窟的最初开凿者

前言: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新人博主沙州刺史。从今天开始,我将陆续在今日头条发布敦煌历史文化及敦煌学的科普作品,请大家多多关注。本期是策划栏目“敦煌高僧”系列之一,讲述了莫高窟的最初开凿者僧人乐僔的故事。敦煌高僧系列之一:乐僔 公元366年,前

震撼!你没见过的1908年之前的敦煌莫高窟!这才是真正的莫高窟

欢迎大家阅读“景德镇南河公安”头条号。如果您喜欢本文章,还可点击右上角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都有精彩文章推荐。敦煌:一个让每个中国人迷恋的地方,这里充满了各种传奇。1908年法国人伯希和带领的考察团的工作。1908年,伯希和考察团从新疆进入敦

历经千年敦煌莫高窟壁画为何依旧绚丽夺目?今晚和陈坤一起解谜敦煌莫高窟

“鹿踏青川,绘典千年。”举世闻名的敦煌莫高窟壁画记载了千年历史而国漫作品《九色鹿》的原窟壁画也是莫高窟早期艺术品的代表作其洞窟形制与壁画作品充满着多方文明交汇下的独特风格今晚《闪耀吧!中华文明》跟随发起人陈坤和追光伙伴许丹睿一起解谜敦煌莫高

甘肃出现第二“莫高窟”,与敦煌莫高窟几乎一模一样,一起去看看

19世纪初,甘肃敦煌藏经洞的发现震惊了世界,那里有自十六国时期到元代等历代的佛教艺术,有无数的经书经卷壁画佛像,这就是世界上现在规模最大的佛教艺术圣地——莫高窟。可惜莫高窟藏经洞刚发现不久就被英国人斯坦因、法国人伯希和等西方探险家骗走了大

莫高窟治水记——敦煌莫高窟致力防洪和饮水升级换代

来源:新华网新华社兰州7月13日电 题:莫高窟治水记——敦煌莫高窟致力防洪和饮水升级换代新华社记者刘诗平 坐落在大泉河畔的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受大泉河滋养的同时,也不时受大泉河洪水的侵扰。记者近日在莫高窟采访了解到,这里的防洪标准已

这才是真正的敦煌莫高窟,一组法国人拍摄的未遭破坏莫高窟老照片

武功山游玩,带着 女儿去武功山玩,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头条家时光#小王和小玲是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小小玲。周末的时候,他们决定带着小小玲去爬武功山,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早上,小王和小玲带着小小玲来到了武功山的脚下。小小玲看到了高耸入云的山峰,兴奋地跳了起来。小王和小玲也感到了

安庆岳西县一女子带2个女儿投河自尽:3人的手绑在一起!

➤前言人间悲剧,古今相似同。人间虽苦,生命不易!只是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都需要梦想与勇气。都说既然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到底是多难过的日子,就选择轻生?是不是死了就一了百了,就没有压力与痛苦烦恼了?➤近日,安徽安庆岳西县天堂镇一女子带她

高三女孩生白发,妈妈寻来“秘方”,女儿吃出肝损伤

上高三的女儿天天熬夜学习长出不少白头发,妈妈四处打听找来乌发“秘方”,没想到竟让女儿吃出了肝损伤……何首乌 资料图片看女儿长出白头发吓坏了多方打听得来黑发“秘方”王女士家住汉口,女儿小张正在上高三。平时课业压力非常大,每天熬夜学习到转钟,一

妈妈四处找乌发“秘方”,两次把女儿吃成肝损伤

武汉晚报10月24日讯(记者刘璇 通讯员童天玄) 上高三的女儿天天熬夜学习长出不少白发,妈妈四处打听找来乌发“秘方”,没想到竟让女儿吃出了肝损伤。24日,时隔两个月再次看到因食用何首乌导致严重肝损伤的小张同学,接诊的武汉市第一医院消化内科医

青未了|词苑盛开的女儿花──李清照纪念堂观泉读词

文/田樱(辽宁)到山东济南趵突泉公园李清照纪念堂读词,感受颇多。趵突泉,被誉为“天下第一泉”,泉水清冽,“趵突腾空”乃济南八景之一。园内清泉边花岗岩石碑上,镌刻着绿色字:“漱玉泉”。走到泉边站在石岩上,见泉水淙淙,清澈见底,把手伸进泉水,顿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助听器品牌网今日马鞍山今日铜陵python编程教学网杭州交友相亲网动漫资讯网个人社保查询网克徕帝钻戒CoCo都可优惠券保龄球初学网陈鑫海影迷网菠萝水果网成龙影迷网柴蔚影迷网易经风水大师网
莫高窟旅游攻略-莫高窟这在中国石窟中绝无仅有。它既是中国古代文明的一个璀璨的艺术宝库,也是古代丝绸之路上曾经发生过的不同文明之间对话和交流的重要见证。莫高窟俗称千佛洞,中国四大石窟之一,坐落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
莫高窟旅游攻略 nanningai.cn ©2022-2028版权所有